时时彩娱乐_时时彩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工匠精神耀唐崖

发布时间:2019-05-08 09:08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李维君,肖佳佳,袁凌 编辑:向磊

记者李维君 通讯员肖佳佳

在咸丰,有一批能工巧匠,他们身怀绝技,专注于某个领域,潜心钻研,几近痴迷;他们毅然坚守,不为名利所惑,生活清苦也不贱卖手艺人的尊严;他们无私奉献,带教传承,让“老手艺”焕发出无限生机。他们被县委、县政府授予“唐崖工匠”之名,是咸丰县实施“唐崖人才五百工程”的一个缩影。

匠心筑梦,人“敬”其才。近日,记者对部分“唐崖工匠”进行了专访。

绝活

咸丰县曲江镇湾田村一栋吊脚楼前,63岁的万桃元在忙着赶制吊脚楼模型。万桃元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这栋吊脚楼既是万桃元的家,也是他的工作室和展示厅。

“现在修建吊脚楼居住的人家少了,但收藏吊脚楼模型的却不少。”万桃元小心翼翼地对接榫卯,生怕接头折断或者破损。

一个模型价值几万元,通常按1:20的比例进行浓缩,柱头木枋一样都不减少,制作工艺跟建造房屋差不多。万桃元亲手制作并被人收藏的吊脚楼模型超过20件,村民口中的“万木匠”已是远近闻名的“万大师”,还多次接受央视采访。

土家吊脚楼属全木质结构,建造过程中不画图纸,不用铁钉,全凭掌墨师心脑运筹,立柱和横梁榫卯穿插斗拱成型。2011年,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

“万大师”的成名与文物修复有关。2008年,咸丰县文物部门组织修复蒋家花园,那是一座被称为鄂西地区最大的标准对称性吊脚楼花园建筑,其中一根“冲天炮”难倒了很多木匠。万桃元听说这件事后,出于好奇心和好胜心,只用一天时间便将腐朽的柱头换了下来。随后,万桃元又担负起严家祠堂两根破损横梁的修复替换重任,获得主管部门认可。蒋家花园和严家祠堂均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万桃元凭着一手绝活,成为吊脚楼营造技艺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同样靠修复文物声名鹊起的,除了“万木匠”,还有“谢岩匠”。2015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唐崖土司城,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虽说是全国保存得最完整的,但许多地方仍不尽如人意,需要修缮。常年在唐崖镇彭家沟村打石碑的谢先华被推举为土司城遗址修复的首选工匠。谢先华通过近一个星期的走访、思索,把土司城的三街十八巷定格在大脑之中,牌楼、皇坟、张王庙几处景点的修复方案也成竹在胸。3个月后,由谢先华任掌墨师的土司城遗址修复完工,获得专家一致好评。如今,漫步唐崖土司城,“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牌楼雄伟壮观,“耕、读、渔、樵”石刻栩栩如生,很难看出修复痕迹。1994年,湖北省第三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在咸丰召开,谢先华用32天时间将民运会吉祥物白虎图腾雕琢成一只鲜活而略带夸张的白虎,呈现在民运会开幕式上,引来嘉宾喝彩,并被中国体育博物馆收藏。以谢先华为代表性传承人的唐崖石雕也因此成为省级非遗项目。

咸丰县城楚蜀大道桃花源旁边一栋普通的民房内,根艺大师何平与弟子何艺经常为一件工艺品的打磨探讨到深夜。何平说:“把作品当幺儿盘(培养、呵护的意思),做好手艺、做好中国好手艺,是何氏根雕长期秉承的理念。”

咸丰何氏根雕第九代传人何平,拥有“中国根艺美术师”“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楚天名匠”“荆楚工匠”等头衔,但他更看重作品的内涵质量。“力求原根形态与人工技艺的巧妙结合,观之美不胜收,抚之光润如肤,闻之暗香隽永。”从艺30多年,何平的根艺作品被省内外多家博物馆、艺术馆和收藏家收藏,并两次荣获“刘开渠根艺奖”金奖,在业内有着良好声誉。

唐崖河奔流不息,世代居住在沿河两岸的咸丰各族人民不仅在木作、根艺、石刻等方面留下了精湛的技艺,还在茶叶加工、咂酒酿制等方面创造了独门绝技,甚至涌现了一批现代工种如石材检验检测、电能计量检定的技能大师和技术能手。

去年底,咸丰县委、县政府对25名“唐崖工匠”进行命名表彰,其中吊脚楼建造和木工制作类7人、茶叶加工类3人、根艺雕刻类5人、岩石雕刻类5人、竹艺编制类1人、其他综合类4人。

坚守

何氏根雕材料仓库,随着卷帘门的升起,一大堆奇形怪状的树根呈现在眼前,它们或大或小,却各具特色。在仓库楼上,是何氏根雕的“展厅”和工作室,数十件作品摆放在房屋四周,错落有致却略显拥挤。“这些宝贝疙瘩,几乎花费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积蓄。”何平说。曾经有好心的朋友劝他不要过度操劳,将这些作品和原材料作价处理,过一个闲适的晚年算了,均被他婉言谢绝。何平选择坚守,甚至甘愿清贫——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建造一栋高规格的吊脚楼,将其作为工作室和展厅,让这些作品在本地安个家。

跟何平一样,咸丰唐崖三雕堂的“堂主”庹先军也在执着地坚守。入伍当兵、退役打工,40岁的庹先军历经多个行当之后最终返乡创业,选择祖传的根雕木作。他在县城杨泗坝租赁房屋,装修成工作室和展厅,潜心雕琢每一件作品,以根雕陶冶情操、养家糊口。“虽然收入不高,但内心充实,毕竟这是自己喜欢的事业和人生价值的体现。”他说。稍有空闲,庹先军便兼修书法美术,或者到大自然中去观察事物找灵感。

自从唐崖土司城址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起,家距土司城不足十公里的谢先华就在想一件大事:如何把自己的石雕艺术与文化旅游有机结合。他将原有房屋进行改扩建,让家人开办农家乐和民宿,还辟出场地建成“唐崖石刻工艺传习所”和“农事体验馆”,木质吊脚楼的外观、青石铺就的场坝、本地鹅卵石镶嵌的文化墙,还有手工制作的石头用具和工艺品,配以“土道家”和“谢岩匠”的招牌,吸引了众多游客的关注。“我师傅对石头痴迷一辈子,好多人都喊他‘谢岩匠’,却不晓得他叫啥名字。”谢先华的徒弟、一并授予“唐崖工匠”的肖传军说,坚守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本领,就在电脑刻字全面普及的今天,仍有一些客户点名要手工雕刻,哪怕工钱贵一倍也不在乎。肖传军坦言,真正的细节和个性风格,只有手工才能体现,这就需要长时间的磨砺和坚守。

黄金洞乡麻柳溪村是咸丰县有名的吊脚楼群落,居住着多名修建吊脚楼的大师,荣获首届“唐崖工匠”称号的谢明贤和姜胜健便是其中的代表。长期以来,他们把吊脚楼营造技艺发挥到极致,不仅用于住房,还拓展到风雨凉桥、亭台楼榭,完全变成了具有实用价值的工艺品。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黎家湾吊脚楼群入口,一栋木质牌楼巍然挺立,两边立柱分别悬挂“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展示厅”“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传习所”匾牌,这是年过古稀的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谢明贤去年6月在文化部门支持下,自筹资金近两万元建造的一处“景观”。展厅内,多件吊脚楼模型做工精良,设计简约而富有灵性,其中一栋还内置水车碾槽等物,拨动拨盘,水车便在吊脚楼上转动,发出的吱呀之声让人勾起儿时的记忆。村委会主任姜胜泽感叹:“要不是村里几位老木匠的坚守,麻柳溪不可能成为首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和全国生态农业与休闲旅游示范基地。”

传承

每隔一段时间,万桃元和何平就要到恩施职业技术学院去上几天与吊脚楼营造技艺和根雕有关的课。

“恩施职院非常重视非遗的传承,专门设置课程,还建有实践基地,让我们这些传承人现场教学。”万桃元只读过小学,但在吊脚楼建造方面实战经验丰富。他经常将一些关键的知识点编成顺口溜,甚至出口成章,深得同学们的喜爱。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到表彰的“唐崖工匠”大多年事已高,一些老手艺正面临失传。咸丰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小村花背篓”代表性传承人徐海成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很难静下心来学习祖先传承下来的传统技艺,即使学会了也很少做。毕竟,外出打工挣钱仍然是年轻人维持生计的主要出路。

“干龙船还好点,咂酒酿造后继乏人。”年过八旬的土家咂酒酿造技艺和干龙船的传承人李正福老人是州政府命名的民间艺术大师,曾经接受过央视经济频道《是真的吗》栏目专访,对咂酒酿造技艺的传承表示堪忧,“五糯的原材料难找,规模酿造难度大,投入与产出不对等,需要专门的机构介入。”他说。

这个春天,制茶大师陈绍祥和几个徒弟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每天都有人打电话订购手工茶。”陈绍祥说。他自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从事茶叶生产和加工,制作的手工雀舌曾在农业部组织的比赛中获过大奖。“有市场,有钱赚,就有人学、有人钻,也就不担心传承的问题。”他说。目前,长期跟随陈绍祥一起做茶的有近10人,有的已经有二三十年的制茶经历。

咸丰县委、县政府表彰的首届“唐崖工匠”大多与非物质文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相连。吊脚楼营造技艺直接关系咸丰干栏式建筑之乡的复兴,石刻石雕则紧扣武陵石材之都建设,制茶工艺更是对应了“三茶一药一猪”的主导产业,根艺竹编则彰显咸丰的生态文化底蕴。

工匠精神就是对技术的传承、钻研和创新,对工作的专注、坚守和奉献,尽力把每件事做到极致。“唐崖工匠”是一种荣誉,但更多的是对“工匠精神”的敬畏。

咸丰县高度重视民间传统工艺的传承与保护,通过“非遗”等多种途径构建传承保护体系,大力营造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良好社会氛围。该县已在黄金洞、唐崖、曲江、清坪等地建成土家吊脚楼营造技艺传承基地、唐崖石刻技艺传习所、板凳龙传承基地,同时广泛开展“非遗”进校园和活态展演活动,大张旗鼓宣传“唐崖工匠”。

“社会越是关心我们,我们肩负的责任就越重。”万桃元、谢先华、何平、谢明贤、李正福、官昌明、庹先军等“唐崖工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愿意无偿传授技艺,“不论是办班讲课还是现场教练,不要一分钱的报酬,只要有培训场地、有人安心学习,我们包起盘缠来教都没得问题。”

让技艺传承,让作品传世,“唐崖工匠”的价值可取,未来可期。

新闻链接

唐崖人才五百工程:在未来一段时期,引进100名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及“双一流”大学本科毕业生,引进培育100名高素质专业技术人才、100名企业创新研发人才,培育选拔100名“唐崖英才”、100名“唐崖工匠”,打造一支适应县域经济转型发展需求的高层次人才队伍,为“五个咸丰”建设提供坚强的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

【微评】匠心·耐心·恒心

袁凌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工业化4.0时代,追求速度和效率无可厚非。可贵的是,始终有一个群体,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嚣沸腾,无论模板化设计、流水线生产带来多少即时效益,他们始终守得初心,坚持匠艺,在创作生产中去浮躁、去速成、去同一性,为社会奉献了独具匠心又传承创新传统文化精华的手艺和作品。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谓——工匠。

一截树桩树蔸,在他们手里化腐朽为神奇,耐心打磨成一件艺术品,供人品赏。一方石料,辅之以电脑设计加持、机器切割琢磨,成为生产生活中的装饰材料或实用器具。一根常见的竹子,经能工巧匠精心设计编制,成为一个个人见人爱的土家花背篓。大山里的参天树木,是木作师傅们的最爱,在他们眼里,它们不是简单的木材,而是土家吊脚楼的飞檐翘角,或是栋梁砥柱,以另一种生命力存在。一滴咂酒,倾注了酿酒师的独到智慧,舌尖上的美味咂摸出生活的味道。

人有匠心,生活增添了无数“小确幸”,幸福感、获得感会因此而提升洋溢,无关名利。但匠心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时间和阅历砥砺提炼,需要由生活叙事中的营营步步,逐步升华转化为内在的精神体悟。从这个意义上说,守得匠心,也意味着守得住清贫甘苦,守得住孤独寂寞,这也是匠心给予人们最大的教益。

不独人有匠心,民族亦有匠心,国亦有匠心。国之匠心,亦由人之匠心一代代接续传承打造。中国高铁、中国大桥、中国航母、中国天眼、中国卫星……奔赴星辰大海的征途,探索宇宙外空的奥秘,中国人,从来不缺乏匠心、耐心和恒心。

责任编辑:向磊